關於部落格
平等國小巧宛然掌中劇團,1988年3月11日正式成立,一個向師父學習傳統技藝,全部由小孩表演的布袋戲團。
  • 479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2011.10.18 慶賀~阿昌師父收日本弟子




阿昌師父,就是我們吳榮昌師父,
54年次,20歲時拜陳錫煌師父(李天祿師父長子)為師學習傳統布袋戲。之後獲選教育部「重要民族藝術傳藝計劃-布袋戲類」藝生。民國83年組「弘宛然古典布袋戲團」,榮任團長。自民國82年開始布袋戲教學薪傳工作,前後曾指導板橋莒光國小「微宛然」、板橋新埔國中「微宛然」、臺北市格致國中「少宛然」,及臺北市平等國小「巧宛然」。民國83年更獲選為第一屆十大傑出青年薪傳獎「地方戲曲獎-布袋戲類」。民國9818 日,與陳錫煌師父共組「陳錫煌傳統掌中劇團」,為臺灣精緻的傳統布袋戲再創新高峰。






熟識阿昌師父的人,可能都可以感受到,他是一個不太「風神」的人,也就是行事低調,不太會吹捧自己。但是他長期學戲演戲、吟詩念古漢文、鑽研整理閩南語諺語及戲文,阿昌師父真的是一個很有內涵、很有水準的表演人。所以我們常常覺得,阿昌師父掌中戲功夫那麼厲害,卻很少有機會接到戲可以表演,獨自辛苦運作「弘宛然古典布袋戲團」的團務,實在是有點替他感到可惜與遺憾。當然,傳統掌中戲藝術,在台灣不可諱言已是一個沒落的藝術,老一輩的職業藝人如李天祿、黃海岱、王炎、許王等名師,在媒體風光後也漸漸不被提起,似乎只有老一輩的文藝人士才認識吧!而阿昌師父應該算中生代的布袋戲演師,出道表演時已是台灣布袋戲沒落的時期,能夠再堅持演戲數十載而不放棄,實在是相當不容易。

 

 





而今天,在台灣已經很少人願意學習的傳統布袋戲功夫,卻有一位日本人特地來台灣想學習,而且願意正式拜師學藝,慎重認真,這真是一件難得而不容易的事情。這位日本人,名叫「金川量」,1969年出生,東京人,跟阿昌師父的年紀只有小4歲,他在日本的工作是一位專職的京劇演員,20年前,他也曾經前往北京學習京劇(又是另一個沒落的美好藝術),並且成為一個專長丑角的京劇演員,參加了日本的職業京劇團,四處表演,當然,這項表演藝術,在日本也沒有很多的表演機會。他表示,在一次偶然的機緣下,看見日本播放台灣傳統布袋戲演出影片,相當驚艷,決定要來台灣學習這種表演藝術,第一次飛來台灣,卻怎樣找也找不到有表演傳統布袋戲的地方,當然更不用說可以學的到。後來回到日本,在網路上認真找資料,發現台灣有間賣布袋戲的商店「河洛坊」,決定再度來台尋師,也就是在河洛坊這裡,巧遇阿昌師父,認真的看著阿昌師父示範演出,深感佩服,終於決定要拜阿昌師父為師。

 

 





誠如前面所言,阿昌師父一向行事低調,所以他原本的想法是,一位日本人想跟我學布袋戲,我也很高興,也願意不藏私的教他,但是要拜師這件事,他就覺得似乎也沒有這個必要吧?而且要拜師,也應該是要拜他的師父陳錫煌老師才對啊!陳老師的名聲響亮,更是台灣目前的國寶級布袋戲師父啊!但是,這位「金川量」先生,卻堅持他要拜的師父就是吳榮昌師父,而且他覺得他一定要正式的拜師,表示他想要學習的心願是堅定而認真的,不是只有學學幾招玩玩而已,也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,阿昌師父終於認真的思考是否正式收徒這件事,並且特別在徵求陳錫煌師父同意下,才答應這次的拜師會。

 











 

 

阿昌師父果然是個很重視禮數的藝術家,1018日這天傍晚六點好時辰,徒弟們準備好拜拜用的三牲供品,大家先點香拜神明,再來就是阿昌師父特別跪拜陳錫煌老師父,感謝師父多年來的牽成照顧,說的大家都快掉眼淚了,而拿相機的公元眞的眼淚就忍不住流下來了,我後來想想,我感動的是什麼?我感動的是這個難得一見的場面,徒弟真心對師父的感謝,眞誠的沒有虛偽,我也感動阿昌師父的貼心、細心與用心,古人說︰「一日為師、終生為父」,這種感覺對「老師」又像「父親」的雙重尊敬,讓我格外感動,特別是在我認識那麼多年的阿昌與煌師之後,今天的拜師典禮,讓我學習了不少所謂做人處事、尊師重道的基本道理,而且是體驗感受到,不是只有知道而已。

 












 

 

阿昌師父拜完陳錫煌師父,煌師特別起身,讓阿昌坐在椅子上,阿昌師父有點不好意思,感覺上總覺得自己似乎還不太有資格收徒的樣子,這就是他謙虛厚道的個性,最後當然還是坐上椅子,改由徒弟向他拜師感謝。這次的拜師活動,共有兩位徒弟正式拜師,除了日本人「金川量」,另一個是小學五年級的小男生「林昱宏」,他是河洛坊老闆的二兒子,因為從小在家耳濡目染接觸布袋戲,對布袋戲也是充滿興趣,阿昌師父常常在他們家店裡走動,所以對這個小朋友想學習也很高興,所以也在爸媽鼓勵下,這次正式跟阿昌師父拜師學藝,寫到這裡,我就覺得我們平等國小的小朋友都太隨便了,我們都沒有正式的舉辦拜師典禮,孩子沒有深刻的體認拜師這件事是一件慎重而且很重要的大事情,孩子總是嘻嘻哈哈的來學習,無法深刻的感受到學藝是一件多麼不容易而且神聖的事情啊!我想,希望以後我們巧宛然也能舉辦相似的拜師典禮,對師父、對學戲的自己,都是一種尊重。

 











 

 

拜完師後。阿昌師父特別請來其他同門的師兄弟、師姐妹們,介紹給他的徒弟認識,並行禮以示尊重,有黃武山師父、吳威豪師父、威豪師父太太、月娥姐、紀淑玲老師等人,稱他們為「師叔」、「師姑」,大家笑稱「師姑」要該成「靈芝」,比較有營養。笑談中,其實我想,阿昌師父是要告訴他的徒弟,布袋戲演出不是靠一個人就可以成功的藝術,後場的每一位師父都需要被尊重,以後是否能夠有精湛的掌中演技,一定要靠大家互相牽成、照顧與指導,這種前後場互相尊重的態度,又是另一件阿昌師父讓我敬佩的地方。

 










 

 

最後大夥到附近餐廳用餐,慶祝這次拜師的順利與成功。我也是利用這個時候,才慢慢跟「金川量」先生有較多的言談、認識與了解,「金川量」說他的姓氏是「金川」,名叫「量」,所以應該稱他為「金川先生」,不能稱「金先生」,另一方面,他的國語講的不錯,應該說北京話說的不錯,畢竟是學過京戲的職業演員,至於閩南語他就聽不太懂了,所以學習傳統布袋戲的唸白,似乎還需要下一番功夫。不過煌師有特別說到,希望金川先生可以找到日本的劇本,師父再指導他以布袋戲來表演,演出有日本風格的布袋戲,才能走出自己的一片天,我覺得這個觀念很棒!

 










 

 

也很感謝一同出席幫忙的資深戲迷「邱立巽」先生,他談笑風生、炒熱氣氛,也很尊重每個老師,讓整個晚宴充滿歡笑,並且也幫忙訪談金川量先生,讓大家對他有更多的認識與了解。也是在這個場合,讓我知道河洛坊老闆林銘文先生,為了這次的拜師活動,可以說是出錢出力,因為金川量先生來台的住宿安排,林老闆二話不少的熱情招待,似乎是把這個日本人當自己家人一樣看待,邀請他寄住在自己家中,安排地方上課學戲,並且促成這次的拜師活動,所以功勞簿上一定要特別記上一筆。

 

 










拜師活動已經結束,但是我想對金川量先生來說,真正的學戲才正要開始,學習布袋戲絕對不是一件容易輕鬆的事情,而我也相信,只要他肯認真學,在阿昌師父的教導下,金川先生一定會有一番作為的,我衷心的期盼,這位認真的日本人,可以在布袋戲這門藝術上,發光發亮、有所成就,祝福他。

 

 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